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bike | 8th Dec 2013 | 滾滾紅塵
多年來, 習慣以麵包做早餐, 貪其方便和較便宜. 有位朋友對我於麵包如此癡心不能理解, 問道: "你天天早餐都吃麵包, 不厭嗎?" 

我認識她是個不能忍受每天生活都重複不變, 包括每天吃同一樣早餐的人, 所以只輕描淡寫地回應說: "我們不是每天都吃米飯嗎, 怎麼會厭呢?"  她反駁說:"吃飯不同, 每餐的餸菜不一樣." 其實繼續跟她討論下去不會有結果, 飲食習慣每個人不同, 喜歡就是喜歡, 沒道理可說的, 當然, 養成什麼樣的飲食習慣, 跟生活環境和經濟能力也有很大關係. 

不止早餐吃麵包, 也記不起從哪時候開始, 午餐我也多以麵包簡單填肚子, 只有晚餐才吃米飯. 這在每餐無飯不歡, 認為不吃飯便沒氣力的人看來, 我有點不愛惜自己身體, 或者算異類了.   細想為什麼養成了長期以麵包為主食的習慣, 除了上面說的貪方便和慳錢兩個原因, 就是愛吃那麼簡單. 最愛的是雞尾包, 尤其剛出爐的.  冰室流行的年代, 有段時間, 每天早上光顧一家自己有出爐麵包的冰室, 叫一杯熱鴛鴦和兩個剛出爐的雞尾包, 成為我的一段美好回憶.  剛出爐的雞尾包, 又熱又香軟, 裡面帶椰香的餡料呈流沙狀, 特別好吃. 現在餐廳有自家出爐麵包的越來越少了, 想一邊喝咖啡或奶茶, 一邊品嚐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已不容易.  連鎖店式經營的麵包店, 也不一定買得到剛出爐的麵包, 因為大部分麵包都是由中央廠房生產然後送到門市, 如果你碰巧遇上麵包上架, 買到的也可能只是兩三小時前出爐的麵包而已, 不會是熱騰騰的麵包. 倒是街坊麵包店必定是自家烘製麵包, 摸準麵包出爐的時間去買, 保證可吃到新鮮熱辣的麵包.  

我真的試過這樣做, 位於住處約十分鐘步行距離, 有一小型街坊麵包店, 每天都有兩趟麵包出爐, 分別是早上和下午, 光顧它多次後, 除了覺得它的雞尾包特別好吃, 還知道它每逢下午三時後麵包特價出售, 菠蘿包、雞尾包由每個二元減至一元半, 而它的第二次麵包出爐時間, 就在二時半至三時間, 揀這個時候到小店買麵包, 不止買到剛出爐仍然熱的麵包, 而且較便宜. 沒上班的日子, 我曾每天下午趁這小店麵包出爐時, 買雞尾包回家, 伴以咖啡或茶, 作為我的下午茶兼午餐.   

Picture 菠蘿包和雞尾包是街坊麵包店必有的兩款麵包 

Picture 連鎖店除了中央廠房供應麵包, 部分門市也有自行烘製個別品種, 比如這款丹麥包, 剛出爐時很好吃.

至於早餐, 則多以三文治方包為主, 方包不似菠蘿包雞尾包那樣要新鮮才好吃, 而且較耐放. 像嘉頓生命麵包那樣一袋有許多片, 兩三天內吃不完, 把它存放在雪櫃就算一星期, 只要吃的時候放進多士爐烘一會, 塗上牛油、果醬或花生醬, 同樣好吃. 這就是早餐吃麵包的方便之處, 三文治完全可自已弄, 有時候變換一下, 自己造煎蛋三文治也很簡單, 不必一早起床就為早餐的事情大肆張羅, 或跑到街上去買早餐. 現在的方包也十分多樣化, 除了早已流行的白麵包、麥包和帶甜味的提子方包, 我見過和嚐過的還有粟米麵包、紅蘿蔔麵包、芝士麵包、黑糖麵包、芝麻麵包、亞麻子麵包、五穀麵包、竹炭麵包和紫米麵包, 不過感覺只有芝士和黑糖兩種吃出特別味道, 其他的在口感上差別不大.

Picture

黑糖麵包 

Picture 湯種麵包

反而白麵包因不同店舖和不同售價而出現的不同品種, 口感上有明顯不同.  白麵包居然也見有英式方包、湯種麵包、超芳醇和香脆包等多種名堂, 我買過某連鎖店的香脆包是最貴的, 其售價跟街坊麵包店的方包相比, 相差高達三倍有多, 不過不可否認, 賣得貴的香脆包好吃一些, 而且包裝份量大些.  


bike | 31st Jan 2011 | 滾滾紅塵 | (7 Reads)

戀上奶茶, 以至成癮, 大概是離開學校以後的事.  其實茶癮早在讀中學時已養成, 不過當初喝的是咖啡(香港人習慣把咖啡和奶茶統稱為西茶, 以別於普洱、香片一類中國茶).  因為有一段時間早上兼職派送報紙, 要5時半便起床, 趕在上課前把報紙派完, 為了讓上課不致沒精神, 那時便開始學會了喝咖啡. 喝咖啡確能提神, 不過喝過後往往感覺喉嚨有點燥, 但因為已成癮, 早上不喝便覺得沒精打采, 後來試轉喝奶茶, 感覺不像咖啡那麼燥, 却一樣能提神頂癮, 從此便愛上了奶茶.

相信不管是年長或年青的, 只要在香港長大, 都聽過大排檔奶茶, 或大排檔絲襪奶茶. 在香港的橫街小巷遍佈大排檔那個年代, 奶茶、咖啡檔確是佔有重要地位, 因為隨處可見. 鑽石山地鐵站上那個商場, 便有一家以大排檔為名的舖子, 佈置古色古香, 有意讓人緬懷那個年代. 它的招牌貨式便是奶茶, 但却絕非大排檔價錢, 雖然貴一點, 但入口感覺香滑濃郁. 不過已是幾年前光顧, 不知道仍然存在否.  我沒有考據過絲襪奶茶是否源於大排檔, 但當時試過的大排檔奶茶, 其實沒冰室或茶餐廳那麼好. 也可能是我大多光顧後者, 只是偶爾踏足大排檔, 遇不到出色的. 我較少光顧大排檔奶茶, 主要是不大放心其衛生, 因為當時不少大排檔是沒有自來水的, 清洗用過的餐具, 整天都用那幾桶水. 不過, 到大排檔喝奶茶, 也有較冰室和茶餐廳優勝的, 便是可以喝得較盡情, 因為它們用的是寬口水杯, 份量多一點, 不像冰室和茶餐廳那樣用咖啡杯, 兩三、口便喝完, 不夠過癮. 時至今日, 有部分茶餐廳已改用容量較大的水杯了.  

喝奶茶我喜歡熱喝, 如果伴以剛出爐熱騰騰的雞尾飽或菠蘿飽, 就是最美妙的配搭. 我一直不接受喝凍奶茶, 除了因為看過一篇講喝茶的文章, 提及喝涼了的茶沒益處外, 還因為喜歡熱奶茶特有的濃香. 也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對奶茶開始有點變心, 就是不再專一喝奶茶, 而是偶爾加進咖啡一起喝, 即茶餐廳餐牌上的鴛鴦.  感覺上在外面喝的鴛鴦多是咖啡跟紅茶一對一, 我較喜歡的鴛鴦是紅茶多一點, 咖啡少一點. 因為在外面未必喝得到合自己心意的鴛鴦, 所以有時候會在家裡自己沖調.  還有另外一些自創的特別奶茶, 是外面茶餐廳喝不到的, 便是在奶茶裡加進美祿或好立克, 味道也很香, 而且富營養, 又能飽肚. 

說起來, 相信很少人會像我那樣在家裡自行沖調奶茶, 因為若要做到跟茶餐廳差不多的奶茶, 據說是要講究茶的配方的. 若干年前在電視上看過介紹大排檔奶茶的做法, 我自行沖調的奶茶, 大致上便是依它的. 配方組合是立頓紅茶、西冷紅茶和普洱茶, 據說以前的大排檔奶茶還加進炒過的雞蛋殼. 至於各自的份量, 是應以兩種紅茶為主, 普洱不必多, 但有了它, 除了茶色更濃,沖調出來的奶茶份外香滑.  西冷紅茶其實就是斯里蘭卡紅茶, 斯里蘭卡舊稱錫蘭, 西冷只是另一種音譯, 但茶餐廳都慣用此名, 到現在仍有些茶餐廳的餐牌上把奶茶寫作西冷紅茶的.

試過在酒店喝下午茶, 以為奶茶這麼地道的東西不會沒有吧. 服務員端來的是一壺茶, 一小勺淡奶, 那壺茶只放了一小包立頓茶包. 這哪裡是香港地道奶茶的風味. 可能是酒店不屑做大眾化的東西, 至今你不要期望在酒店的餐廳裡喝到愜意的奶茶.

奶茶既然被認為是香港的地道飲品, 以前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根本沒法喝得到, 所以有奶茶癮的人一旦出外公幹或旅行, 便有點不慣.  記得79年的夏天, 被公司指派到北京工作幾天, 那時飛機票價很貴, 公司為了節省開支, 要我從廣州轉乘火車往北京, 正值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 火車沒有空調, 晚上登上火車, 需焗在車廂裡兩個晚上, 第三天清早才抵達北京, 經歷難忘. 幸好在北京的待遇不差, 每天在酒店的早餐, 更是隨我喜歡吃什麼便點什麼.  我告訴服務員說要一杯熱奶茶, 她完全不懂我的意思. 於是跟她說, 要一壺紅茶、一些淡奶和白砂糖, 結果她端來的是鮮奶, 紅茶也不夠濃, 始知在北京那幾天是喝不成奶茶了. 現在不知道在北京能否喝得到奶茶, 但在珠三角一帶奶茶已大行其道了, 隨便哪裡都喝得到跟香港差不多的奶茶, 那些餐廳或食店還特別給奶茶冠以“港式”二字. 

至於在外國, 香港地道式的奶茶還是很難喝得到的, 始終每個地方的人飲食習慣不同.  不過因為奶茶跟咖啡一樣, 令人上癮和提神的主要成份都是咖啡因, 所以到外地旅行時, 可以咖啡代替奶茶頂癮. 現在雖然有即沖奶茶包, 不過試過發覺風味相差很遠.  知道馬來西亞也有一種拉茶, 到吉隆坡雲頂高原旅行那次, 便在賭場旁邊那個很多旅行團光顧的自助餐廳裡, 喝到香濃的拉茶, 感覺風味跟香港的奶茶差不多. 不過因為它是早已沖調好, 盛於一個大桶中的, 似乎被同行的香港團友忽略, 也可能是自助餐有太多其他的選擇吧.

(18/11/2005)


bike | 31st Jan 2011 | 滾滾紅塵 | (13 Reads)

她傷害過我, 我沒有因此而怨恨她, 捨棄她, 仍舊對她一往情深.  她令我迷戀, 帶給我浪漫.  她, 就是單車. 其實也很難說得清究竟誰傷害了誰, 就像兩人談戀愛一樣, 即使哪一方覺得受到傷害, 也許可能是咎由自取.

 Picture從中學時期開始, 就喜歡上單車.  深刻記得, 有一次在斜路上往下行, 自恃多次路經那段帶彎度的斜路, 那時候路上又空無一人, 便完全放開煞車掣往下俯衝, 怎知不自量力出了意外, 就在轉彎時失控, 車翻人仰.  那次意外結果下顎要縫了數針. 但我沒有因那次單車意外而遠離單車, 相反,  因為太喜歡單車, 後來還購置了一部可摺疊的單車. 其實自己居於市區多層大廈, 環境絕對不適合使用單車.  每次使用單車, 都要把單車搬進升降機, 到達地下.  說起來, 我騎單車的經驗很豐富, 但技術却一直沒有長進, 不知道是否跟天份差有關.  因為中學時在灣仔半山唸書的關係, 我常常在堅尼地道一帶踩單車, 還不怕辛苦把單車推至更高的寶雲道, 去享受半山騎單車的樂趣. 那是一條景致優美的長長幽徑, 大部分路段沒汽車行駛, 因為很多情侶愛在那裡漫步, 也有人稱它為情人路,  灣仔的人又稱它為三馬路, 跟二馬路的堅尼地道和大馬路的皇后大道東並稱, 以前沒那麼多高樓大廈時, 在灣仔修頓球場那個位置往上望, 會清楚地看見半山的二馬路和三馬路.  在港島的東區走廊還沒建造的年代, 我試過從中環半山騎單車到筲箕灣的壯舉.  到了擁有自己的可摺疊式單車後,  我更利用它遠征至船灣淡水湖和新浪潭, 還到過西貢的萬宜水庫. 如果大家曾看過早期本地拍攝的青春片, 便不會對新娘潭陌生, 因為那裡是青春愛情電影熱門的取景地.   這些電影總喜歡拍攝一對發着豆芽夢的少年男女, 在那段迷人的郊野路上踏單車.  到新娘潭去享受單車浪漫遊, 其實一點也不輕鬆, 從大埔的大尾篤起步, 沿着船灣淡水湖西面, 要推着單車上行一條頗斜的路, 大約20分鐘才到達新娘潭路.  到達平路就舒服了, 雖然是車路, 但很少車輛行駛, 馬路的兩邊也有足夠空間避車. 騎單車騎得累了, 也可以把單車停放一邊, 走近湖邊坐坐, 看別人釣魚.  因為這條路是沿着船灣淡水湖伸展的, 要親近水邊絕不難.

要追求和享受騎單車的浪漫和悠閒, 必須逃離市區,香港市區的馬路, 絕對不適合單車行駛. 即使在未有東區走廊那個年代, 我從中環半山騎單車至筲箕灣, 也需小心翼翼, 有些路段,遇到有大巴士逼近時, 因為沒足夠空間並行, 只能停下來靠邊站.  在電視上看過一個介紹荷蘭的旅遊特輯, 也聽一位旅居當地的朋友談及, 荷蘭是騎單車者的天堂. 那裡幾乎全國都有單車專用道, 加上地勢平坦, 如果夠腳力的話, 可以騎單車走遍全荷蘭. 有些遊客就是到了當地, 租一輛單車到處闖蕩的. 我也夢想有一天到荷蘭去, 一邊騎着單車, 一邊欣賞鬱金香.  荷蘭人普遍盛行騎單車, 是着眼於環保, 減少汽車的廢氣污染, 但在我們祖國的大地, 却並非出於環保, 而是因為不富裕, 很早已是單車遍地. 大陸政府也很照顧單車的使用者, 大部分馬路旁邊都另劃出單車專用道, 所以只要習慣了當地的交通環境, 在大陸騎單車到處去也是很方便的.  我也曾在中山購置了單車, 騎着單車到處去. 不過因為當初沒料到單車那麼容易被偷, 先後失去了兩輛單車, 其中第二輛還是我心愛的鋁質自動波(自動換檔變速)車.

(04/11/2005)


bike | 19th Jan 2010 | 滾滾紅塵 | (6 Reads)

愛上清水灣, 並非因為那裡是明星聚居地.  清水灣最初吸引我的, 是位於大坳門道盡頭的清水灣郊野公園. 那裡除了有空曠的林地和燒烤場外, 在向海那邊空地, 還有風箏樂園. 曾經有一段時間, 每逢假日, 一有空閒, 便帶同樂樂b前往風箏樂園放風箏. 假日那裡放風箏的人實在多, 多得有時候風箏線互相交纏. 我們每次都很費力才讓風箏飛上天空, 但許多時候,風箏很快便掉下來. 沒耐性的樂樂漸漸對風箏的興趣便減退, 不再嚷着要我帶她去風箏樂園.


後來越發迷上清水灣, 是因為海灘. 因為喜歡到海灘游泳, 鄰近九龍市區的海灘選擇不多. 最初選擇到較近的銀線灣, 但發覺那裡的水質不穩定, 試過有一次到了海灘, 才發覺整個海灘漂浮着垃圾, 實在下不了水. 於是捨近求遠, 轉移到較遠的清水灣.  清水灣其實有兩個海灘, 分別是一灘和二灘, 兩個海灘相距一站之遙. 一灘較小和必須走一段頗長的梯級;  二灘較大, 而且就在巴士總站旁邊, 所以我多選擇去二灘.  如果說漂亮, 清水灣海灘遠比不上被喻為香港最美麗海灘的浪茄灣, 不過比起淺水灣那樣出名和熱門的海灘, 清水灣寧靜和貼近大自然多些. 那裡沒有麥當奴和家鄉雞, 有的是秀美的山水和怡人景觀.  我最享受的, 是沿着海灘的橙色浮波, 游到浮台, 然後坐或躺臥於浮台, 遊目四周開闊怡人的景致.  海灘對上是峰頂突兀的釣魚翁山, 灘外散落小島, 令人觸目的是右邊不遠處像半島狀伸延出海那片翠綠的高爾夫球場地, 那是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的所在.   雖說有巴士可直達, 從家裡前往清水灣, 要轉乘兩程車, 其實頗費時, 所以必須待不用上班的日子, 用上大半天時間, 才能享受這種海灘的悠閒.  後來自置了一輛二手車, 除了方便上班外, 最大的樂趣, 便是駕車到清水灣海灘.  自己駕車前往, 大約半小時便到. 因為前往海灘的日子多是非假日, 有段時間甚至是每天上午到海灘游泳完後才上班, 所以清靜的郊野路上車輛不多, 打開車窗, 呼吸着郊野甜絲絲的空氣, 感覺非常暢快和舒服(現在的巴士都是密封的空調車廂, 絕對享受不到這種感覺). 有車的日子, 除了前往海灘, 我還愛駕着車在清水灣一帶到處探索漫遊, 有一次便“胆粗粗”嘗試探訪清水灣鄉村俱樂部, 試圖一睹這景致迷人的有錢人會所裡面的風光, 可惜它不像一些平民化會所那樣, 不管你是否會員, 只要你光顧它的餐廳便可進內.

後來因泊車的煩惱, 又覺得擁有一輛私家車對我來說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把車賣掉了. 自此便較少到清水灣.  不過我仍有一個夢想: 有一天搬到鄰近清水灣海灘的地方, 與清水灣一起終老.

(13/12/2005)